安青松:落实做好金融工作重要原则 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

2018-04-16


       第一、四项原则是新时代做好金融工作的总遵循。2017年的金融工作会议提出了三大任务和四项重要原则,无论是监管架构的调整还是系统风险的防范,实际上总的逻辑关系是包含在三大任务和四项原则里面的。“四项原则”为:

       第一,回归本源,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。

       第二,优化结构,完善金融市场、金融机构、金融产品体系。

       第三,强化监管。

       第四,市场导向。

       第二、四项原则反映高质量发展的内在逻辑。无论是解释监管未来趋势,还是防范风险未来路径,从四项原则里面都能解读得出来,并且四项原则应该是指导整个监管体系调整和完善的重要基石,是调整总的主线。

       回归本源,涉及四个层面:一是金融回归内生于实体经济的本源,二是金融产品回归银行、证券、保险本来属性,三是金融机构回归中介服务的角色定位,四是金融市场回归公募与私募、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不同体系。

       优化结构,要着力解决的是“四个问题”。一是怎样为分散不确定性创造金融产品,推动跨期限、跨产业、跨群体分散风险,增加有效投资。二是怎样为新兴产业发展提供金融支持,合理进行资产定价和权益保护。三是怎样适应绿色投资回报期长的特点,为中长期资金供给提供制度安排。四是怎样在产能过剩行业促进僵尸企业退出,推动存量资产重组。

       强化监管,针对三个风险源和两种市场做出监管安排。金融风险的三个来源,一是来自融资者的欺诈风险,二是来自金融中介的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,三是来自投资者的无知、贪婪和短视风险。金融监管的两套逻辑:一是间接融资是让银行等机构帮助不懂金融的人管理钱财,监管的核心是金融机构担责,通过资本金、杠杆率、流动性、限制期限错配等方式控制金融机构的风险敞口;二是直接融资是让适当的投资者自己承担风险和收益,监管的核心是涉及合适的机制,让投资者获得充分的信息,可以甄别风险,让适当的投资者承担适当的风险。

       市场导向,体现金融市场的三大功能、三个属性。发挥金融市场的三大功能,一是市场决定资源配置,二是市场决定价发现,三是市场决定风险管理。金融市场有三大属性,一是脆弱性(信用),二是放大器(杠杆),三是危机传染性(错配)。

       所以说,无论是监管架构的调整还是系统风险的防范,这四项原则都是未来遵循的主线。

       第三,四项原则体现中国特色金融发展规律。西方经济学理论的“完全竞争假定”,难于诠释金融危机的根源。西方经济学理论是我们金融业历史迷失的本源,最近2月份美国股市的波动也带动了我们的股市波动。

       金融业脱实向虚发展,推高实体部门经营成本。“一行三会”以前的格局运行了15年,发生了变化。GDP从2002年—2017年总名义增长人均5.8倍,我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增长是6.68倍,但是我国银行业管理的资产在15年间增长了8.6倍,银行业增长了13.7倍,保险业增长了2000多倍,证券业增长了9倍,这三个银行业资产,金融业增长的规模远远高于GDP的增长规模。我国企业脱实向虚发展推高了实体经济经营的成本。

       我国企业平均融资成本是7.6%,从全球来比,我国企业税负高于其他发达国家。从我国金融体系中直接融资短板数据看出,我国为16%,美国是63%。我国金融体系短板中,特别是证券类的融资占我国整个金融体系比例很低。我国间接融资占比过高,直接融资占比非常低。所以习近平指出,我国经济靠实体经济起家,也要靠实体经济走向未来。

       中国金融的新时代应该是从去年7月份的全国金融工作为起点,核心、血脉、竞争力和基础设施,都是在我们这次金融工作会上的重新完整定位。在新时代,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新方位和十九大报告结合起来,有四个方面:落实新的发展理念,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,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,以及推动国家战略的事实。我认为提出的四项原则体现了中国特色金融发展的客观规律。

       最后,贯彻落实四项原则需要注意的问题。第一,尊重法律制度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,监管工作要全面纳入法治轨道。从四个方面完善证券监管制度体系:(1)以信息披露真实、准确、完整为目标的证券发行制度。(2)以平衡公平和效率为目标的交易制度,在保证交易效率的同时确保实现交易公平。(3)以“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”为规制原则和理念的资产管理制度;(4)法律责任制度和投资者权益救济制度,包括专门的监管执法制度规范,确保对违反法律义务规定的行为严格追究法律责任,对受到不法侵害的投资者及时给予救济。第二,尊重市场规律,按市场规则办事。防止预期的一致性,造成买方的集体消失。特别是在化解高达64.5万亿元的影子银行业务风险和110万亿元的大资管业务风险时,要更加注意“拆弹”的方法和技巧。第三,尊重金融属性。坚持宏观审慎与微观审慎并重的监管原则,严密监控防范化解不可分散、消除的系统性风险;有效管控可分散、消除非系统风险,增强监管制度适应性和包容性,防止风险错配和流动性错配。第四,尊重专业精神,按专业规则办事。尤其是资本市场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公开、公平、公正原则。比如“独角兽”的成长是遵循森林法则,由市场决定,政府作用更多的是做机制设计。第五,尊重客观实际。补齐我国金融体系中的资本市场“短板”,建设富有国际竞争力的中国特色资本市场。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